飞速爬墙的哔哔

做让自己开心的事。

【R6S】Rusty Rose(bliban)

迷之内(jia)战(bao)梗。
【角色死亡注意】


“你会对自己的队友开枪吗?”收拾好档案的心理评估人员在离开房间前有意无意地多问了一句。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
“不会。”即便流程已经走完,他还是谨慎地选择了标准答案。那人对于这个回答不置可否,离去的步伐没有丝毫停顿。
Dominic认为足够了解自己,属于他的答案应该是相反的那个单词。

会。
运动鞋的胶底淌过血泊,蜿蜒流下的红色液体在瓷砖上溅出不规则的圆点,零散的痕迹被一眼扫过还有些像是凋零的花瓣。
Dominic顺着伤者残喘的痕迹缓步走近,步伐轻盈,若是收音机没在之前的打斗中损坏的话,他可能甚至还会跟着某首古典曲目哼一哼。
熟识的人的血液颜色与温度和其他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他抬腿看了眼鞋底,脑中闪过了诸多教科书式的处理方法,最后思绪在‘总归也不用我去处理’中落幕。
至少从物理上来看是这样的,不过是血浆,细胞和小板的结合而已。至于精神层面上的事……那也不归他这种还活在物质界里的人操心。
慢条斯理地给手枪上好保险,插回枪套,他在离失血过多不远了的目标面前蹲了下来。
这人的颊旁有几道浅红色,应该是沾到了面罩上的血液。Dominic盯着对方唇角的血迹回忆了片刻,还是无法确认它到底是出自自己的枪托还是手肘。那一定很疼。他舔湿了拇指的指腹,伸手去摸那条细小的伤痕,却只换来对方抗拒的瑟缩。
“别闹,Elias,乖。”他说。
于是那人便再没有多余的动作。但他也失去了对这里的兴趣,转而掏出了匕首,思考起早点结束这次任务后的休假期间做点什么。

从哪里作为结束比较好呢。刃尖抵住对方的下巴,向下划停靠在喉结上。
‘可以试试Doc推荐过的那家法国菜。’
割喉?噪音可以降到最低。
不,还是算了。看到自己的袖口Dominic改变了主意,至少在他还穿着身上这套衣服时不是个好选择。动脉血会像跳水初学者的水花一样溅的到处都是。他还蛮喜欢这件外套的,算的上是最喜欢之一了。
说来这件衣服似乎还是躺在地上的这人送给他的。
‘去购置几件新外套?’
刀刃继续向下,停留在横隔膜的位置上。
让他所剩不多的血液注满肺泡?
想起对方可怕的肺活量数据,放弃了这个念头。那太费时了。
锐利的寒光依旧向下。

最终也没能选出合适下刀的部位,Dominic分外怀念自己那些可爱的小装置,可惜它们就算侥幸没在爆炸中毁坏,估计也被埋在建筑物的废墟中无法使用了。

果然还是要用枪,问题回到了最初。
你会对队友开枪吗?

会。
这不比摘下一朵花困难多少。
Dominic的准心瞄准了那人的心脏。
‘记得去花店订一束葬礼时献上的花。’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