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爬墙的哔哔

做让自己开心的事。

【R6S】Shush(Rook/Bandit)

一发拉郎,没有售后,不卖安利。
其实我是纯爱党(迫真

Warning:smoke&mute提及,jager/bandit提及

摘要:有三次bandit制止了rook出声,一次他没有

  一次普通的演练,正式开始前扮演防守方的干员们的准备时间还很富足。

  Rook封好加固墙后,回身注意到护甲包里还有一双护甲安静躺在那里,他四下观察了一圈身边的队友,后知后觉地发现还剩一开始就去改造地形和同样一开始就去放置干扰器的来自S.A.S的两位同僚没有装备护甲。

  年轻人怀着善意提起护甲,准备主动将它们给那两个人送过去。

  透过盆栽的叶子,他已经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但正当他要走出障碍物招呼同僚时,那两个人接下来的动作差点吓得他扔下手中的护甲包。缀在他身后的Bandit看着突然僵硬的队友,越过Rook的肩看到了同一幅场景,他只是揽上年轻的法国人的肩,比划了个噤声的动作,凑在他耳边低声“嘘——”,而后者明显的一僵。“是这样的,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如果假装他们不存在的话会感觉好很多。”透过繁杂的叶片,德国人的视线落在各掀开了一半面罩的两个英国人身上,意有所指。

=====

  负责监控设备的几位队友不约而同地要么是请假,要么是出外勤,要么是还在医务室,一部分站岗的工作不知怎么落到了Rook头上。

  医务室,正常。
  一楼东侧走廊,正常。
  虽说只是临时工,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轮番切换着监视器,认真注意着基地的各个角落。
  靶场,正常。
  军械室,正常。
  仓库,正——

  ——等一下。

  Rook将视角切回了刚才的镜头,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仓库的角落里似乎有一抹隐隐的亮光。
放大了监控的倍率,他凑近屏幕,发现之前扫到的反光是一个人外套上的荧光条,看起来分外眼熟。

  彻底看清外套的主人是在干什么之后,Rook猛地远离了屏幕,耳根隐隐发烫——那人被,大概是他的某个队友,抵在墙上,衣衫凌乱。年轻人不禁想埋怨基地里过于精密的先进仪器,即使是短暂的一撇也足够他记住一些不言而喻的细节:泛红的眼角,汗湿的额发,甚至是对方大腿根部被捏出的手印。

  导致年轻人混乱的源头搂住身前人的脖颈,喘息着抬眼,留意到了有人在使用的摄像头。对方挂上一个餍足的微笑,用食指搭在唇边。
“嘘——”

  Rook鬼使神差地又感受到了那次演习耳边吹过的气流,他的心底不知怎地还钻出了一点嫉妒的萌芽。

=====

  Rook站在病房的门口捏紧门框,迟迟鼓不起推门而入的勇气,事实上,他光是顶着巨大的愧疚与自责走到这里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他本该将那些新兵平安无事地带回来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有三分之一或者更多的人需要常驻在医务室里。
  都是他的错,他心想,想得过于入神,满心的愧疚让内心的想法通过声带流露了出来。
  同样前来探病的Bandit想到同僚的嘱托,叹了一口气,抱住喃喃自语的年轻人,轻拍他的后背。
  “嘘……”

=====

  “Dominic,我……”
  Julien在自己冲动地说出前半句话后就后悔了。他都踌躇了那么久,应该也不差这一时半刻才对。
  年轻人无助地用蓝眼睛看向对方,希望对方这次也能和前几次一样制止自己出声。
  但这次那人只是靠在墙上安静地笑着,用眼神鼓励他说完这句话。

  年轻人的眼睛亮了。

-Fin-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