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爬墙的哔哔

做让自己开心的事。

稻草脑袋。
杰西·麦克雷知道帮里的一部分——很大一部分人都在这么叫他。
外表漂亮,脑袋空空,能讨管事的和姑娘们欢心,却绝对不会在基层群众里受欢迎的那一类人。
砰。又一次十环。片刻的沉默过后是稀稀落落奉承般的掌声,随后餐厅里又逐渐恢复成喧闹的氛围,不过谁知道这其中还有多少人仍在留意着他呢?
虽说就这样随波逐流下去也不错,但是……随手接过还沾着口红印的啤酒,在热情奔放的姑娘们的簇拥下一口气喝完,牛仔擦干了唇边的泡沫,任由红色在脸上占有的领地扩大,侧耳倾听远处隐隐传来的枪声。
……生活不可能永远这样延续下去。

暗影守望里最干净的部分(大概也是唯一干净的部分)只有它的名字。
一群本该腐烂在阴暗角落里的家伙被连根拔起,强行和其他同类扭在一起,隔着单面镜仰望着一道永远无法触摸到的光。
蠢毙了。
他和他们都不一样。他是特别的。
他可以紧跟着那人面向黑暗迈出的脚步,装出不屑的样子把光明的一切都远远甩在身后,像以前一样,不需要思考,不需要踏出自己的路,只需要望着那人的背影行进就好。

火幕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扭曲的热浪像是连声波都吞噬了一般,让他握着那人温凉下来的手无动于衷。
今后已经不会再有人领着他走下去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杰西生平第一次发自真心地想从眼眶里流掉什么出来。
可是在这片炙热的空气里,那种东西早就被烤干了。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