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爬墙的哔哔

做让自己开心的事。

【源藏源】露水

读诗写文系列(x)二
骨科无差。

  我知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
  花村樱树上的露水,一般是存在不了多久的。
  赤足踏在被桐油浸过,在未亮的天色下微微透着光的木地板上,半藏偶尔会在从起居室走到箭道房这段路上稍稍偏过头,把注意力分一丝给庭院里的樱树。他所拥有的足以作为一名优秀弓手的精准视力能让他看到更多——那些老实地趴在枝叶上的小水珠,在清晨微凉的风的吹动下,会巍巍颤颤地抖动起来,有些还跳下了它们的栖身之所,立足于岛田家的土地之上,须臾后又渗入土壤,无迹可寻。
  这时青年便会收回视线,因自身的分心而摇头,重新凝聚注意力到接下来的练习上。
  等他从相反的方向再次走过这段木地板时,樱树上的露水已经消失了。

  源氏自认为还算了解自家兄长的作息规律。
  晨祷的钟声响起之前,走廊上会传来固定数目的脚步声,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如果前一天有应酬的话,对方第二天会起得更早,用更长的时间来弥补缺失的练习。
  偶尔,源氏会整夜地泡在街道尽头的游戏厅里,顶着曦光偷偷晃进家门。
  路过冥想室时顺道往里面看一眼,那人橙色的羽织上凝结了不少折射出晨光的露水,就那样垂眸端坐着,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后警醒地抬起头,额前的碎发在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度。
  “……源氏?”兄长的语气似笑非笑,似乎有一丝气恼,又像是有一丝无奈。
  看着对方眯起的眉眼,源氏想到,这一刻真是太短暂了,都不够让他把这一幕牢记在心底。
  我知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

  古老的书籍,古老的诗句。
  半藏不指望在他看来心浮气躁的弟弟能学会欣赏这类作品。
  他是对的,整本书里源氏只记住了一首,还现学现卖地倚在盛开的樱树花枝上,对着窗内的他像模像样地朗诵。
  带着未消露水的樱花瓣飘进屋里,停在桌上摊开的书页正中,水汽模糊了字句,半藏嫌某人聒噪,去关上窗时发现这一点已经晚了,他便再无缘得知诗的后半句内容。

  然而。
  兄长的剑术一向是比自己强的,源氏深谙这一点,即便那人私下里更偏爱弓一些。
  他的血溅在七转八起的挂轴旁,他的血被雨水稀释渗入土地,他的血顺着发梢滴落,就像露珠滑下草叶,他的血紧抓着那人的刀刃不放,给布织物添上了鲜艳的色彩。
  用鲜血浸泡过的地板会不会在对方走过时发出更清脆的响声呢?源氏试图挤出一个笑容,却败给了溅落在地板上的无色水滴。
  露水是短暂的。

  然而。
  “我知道你是谁,半藏。”

  模糊了字句的书本被夜风吹开,温暖的风还带来了远处三味线的旋律。
  “露水般的世,虽然是露水般的世,虽然是如此。”

注*本文中出现的俳句引用自小林一茶,两种翻译版本。
①露水般的世,虽然是露水般的世,虽然是如此。
②我知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然而,然而。

评论(1)

热度(19)

  1. Ývette飞速爬墙的哔哔 转载了此文字
    太美...他的血紧抓着那人的刀刃不放,我爱这句。【一口老血